当前位置: 主页 > NBA马刺 > 正文

杭州高新实控人违规占用3亿 跨界游戏圈净利大降5成

2019-09-26 19:03来源:互联网 点击:
石家庄杨辉简介,石家庄银河网,石家庄娱乐,石家庄誉天下,石家庄张玥

  实控人违规占用3.23亿,使得杭州高新已持续削弱的盈利能力再报大幅下降,并购新能源电池败退后,该公司拟再战游戏行业

  主业盈利虚弱、跨界新能源电池一年后即失败告终,如今,又被实际控制人违规占用3.23亿元,上市四年以来拥有如此丰富经历的杭州高新橡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杭州高新,300478.SZ),业绩表现堪称“一日不如一日”。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询相关数据注意到,今年上半年,该公司业绩延续去年的颓势——营收3.50亿元,同比下降6.42%;净利润1058.75万元,同比下降53.10%;扣非后净利润49.90万元,同比大降97.57%。

  由于实际控制人违规占用的资金规模基本与上半年该公司的营收相当,到底对杭州高新生产经营已产生或可能产生的多少不利影响?如何解决?深交所在9月18日下发的中报问询函中,提出了这些“直击灵魂”的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杭州高新业绩未见任何改善迹象,实控人和公司又要开始新的“折腾”,且着力点均不在振兴公司主业的方向——在跨界新能源电池失败之后,最新的消息显示,杭州高新拟再跨界走入游戏行业,这意味着杭州高新再次将业绩增长的希望放在并购上,是否能如愿?

  从半年报披露的信息可见,2018年2月至2019年7月期间,杭州高新实际控制人高长虹违规占用公司资金,截止今年7月24日,违规占用资金余额为3.23亿元。目前的解决方案是,实际控制人高长虹拟通过转让公司控制权来筹措资金归还相关款项。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杭州高新实现营收3.50亿元,这也意味着,实控人高长虹违规占用的资金规模基本与此相当。如此大金额的资金占用对杭州高新的生产经营已产生或可能产生哪些不利影响?是否存在其他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情形?这些问题成为深交所中报问询函以及投资者的关注重点。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9月20日杭州高新披露《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事项的公告》称,2019年8月26日—8月30日期间,高长虹已通过包括投资方吕俊坤在内的主体,以代偿付形式向公司归还1.70亿元占用资金,并计划后续通过股权转让方式偿还上述代偿付资金。

  截止9月20日,高长虹违规占用公司资金余额为1.53亿元。根据各方沟通情况,杭州高新计划于2019年10月31日前收回全部剩余占用资金。不过,若公司控股权转让方案不能顺利实施,则该公司将存在不能及时收回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的风险。

  引人关注的是,为尽快归还占用的资金,高长虹已于8月19日与投资方吕俊坤签订了股权转让框架协议,准备出让上市公司控制权。

  一个多月前的8月19日晚间,杭州高新披露《关于控股股东筹划股权转让暨公司控制权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称,控股股东高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高兴集团)、股东中国双帆投资控股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双帆投资)、高长虹、楼永富与相关投资方签订了《股权转让及一致行动框架协议》。

  公开资料显示,杭州高新成立于2004年,2015年上市,主营业务为线缆用高分子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截至目前,高兴集团持有杭州高新30.6%的股权,为控股股东,双帆投资和万人中盈(厦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万人中盈)持股比例分别为15%、5%。

  至于双帆投资的股东情况,高长虹和楼永富合计持有双帆投资50.99%的股权,加华亚洲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加华股份)持有双帆投资49.01%的股权。此外,万人中盈与加华股份有同一实际控制人——吕俊钦,而此次股权的受让方吕俊坤,与吕俊钦系兄弟关系。

  抽丝剥茧后的脉络显示,此次交易主要有两部分:一是吕俊坤拟以1.55亿元受让高长虹和楼永富持有的双帆投资全部50.99%股份,完成后吕俊坤将成为双帆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收购双帆投资后,吕俊坤将与加华股份签订一致行动协议,即双方一同持有双帆投资100%的股权;二是双帆投资将以2亿元收购高兴集团持有的杭州高新9.88%股份,完成后持股比例将上升至24.88%。之后,万人中盈再同双帆投资签订一致行动协议,双方将共持股上市公司29.88%股权。

  上述股权转让全部完成后,原控股股东高兴集团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20.72%,双帆投资成为控股股东,吕俊坤将间接持股上市公司29.88%的股权,取代高长虹成为杭州高新的新实控人。

  资金被违规占用对公司影响几何的解答,或许还需待杭州高新的自查和回复,但中报的一些财务数据已透露出其影响的端倪。

  数据显示,今年6月底,杭州高新货币资金2.49亿元,短期借款期末余额3.88亿元。此外,2017年、2018年短期借款期末余额分别为1.63亿元、3.70亿元,增长趋势与违规占用资金的时间段(2018年2月开始)有较大的契合度。

  为什么账面存在大量资金却大量举债?货币资金是否存在期末资金集中转入、期初大额资金转出的情形?资金是否存在被挪用或占用的情形?账面资金是否存在合理用途?

  此外,杭州高新财务费用也存在异常变化。数据显示,上半年杭州高新利息费用1390.22万元,利息收入1154.22万元,分别较2018年上半年增长55.35%、2105.89%。

  数据还显示,上半年,杭州高新存货期末账面余额为1.43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对高额的存货,杭州高新上半年却未计提存货跌价准备。是否存在损坏、淘汰或滞销产品?是否存在应当计提跌价准备的情形?

  中报显示,杭州高新在建工程期末余额2148.45万元,同比增长166.18%,主要系安装设备增加所致,其中年产25000吨塑料电缆料颗粒项目、年产10000吨塑料电缆料颗粒项目累计投入占预算的比例分别为96.34%、94.17%。

  对此,深交所要求杭州高新说明在建工程项目的具体内容,在建工程项目交易对方与公司及公司关联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上述两个塑料电缆料颗粒项目预计达到可使用状态的时间,是否存在延迟转入固定资产的情形。

  事实上,年产25000吨与年产10000吨这两个塑料电缆料颗粒项目是杭州高新2015年上市时的募投项目。彼时,IPO招股书计划这两个募投项目在2016年底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但上市后第一份年报(2015年)显示,预定可使用状态已经设定为2017年5月底;上市后第二份年报(2016年)披露的信息则显示,2016年这两个募投项目几乎没有进展。

  此后,2017年报中杭州高新称,由于这两个募投项目原有方案已落后目前最先进的设备方案,对生产工艺和设备布局进行变更,预定完成时间延长2018年7月31日。不过,到了预定的2018年到期日时,又延期到2018年底。

  经过这一系列延期和变更,到今年6月底,杭州高新在这两个项目上的总投资为2.17亿元,上半年实现效益仅为384.55万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该公司近年来的公告了解到,杭州高新2017年业绩有个小回升,主要源自2017年11月以5.6亿元现金收购杭州奥能电源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奥能电源)100%的股权。对于此次收购,杭州高新称,在努力发展传统主营业务的同时,力求向外在新兴行业进行业务拓展,发掘新的利润增长点。彼时,交易对手方作出了业绩承诺:2017年—2019年,奥能电源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600万元、5000万元、6500万元。

  数据显示,自收购日至2017年底,奥能电源贡献营收7026.72万元,净利润2091.53万元,占杭州高新2017年全年营业收入与净利润的10.78%、49.39%,接近一半的净利润贡献让当年杭州高新业绩数据靓丽了一回,从另一个侧面也能看出,杭州高新原有主业盈利能力极为虚弱。

  2018年11月16日出售奥能电源的公告显示,2018年前三个季度,奥能电源净利润仅为19.58万元,完成全年5000万元的承诺业绩几无希望。于是,奥能电源原股东陈虹、任晓忠、孙云友向杭州高新以5.6亿元的原价买回奥能电源100%股权。同时,杭州高新将新能源充电设备和智能一体化电源系统两大业务板块全部剥离,主营业务回归为线缆用高分子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奥能电源原股东回购让杭州高新得以及时“止血”,至少避免了大额的商誉减值,但进军新能源电池行业的失败,还是遗留了不少后遗症。

  一个后遗症是,因奥能电源未达到业绩承诺,导致杭州高新2018年度业绩呈现增收不增利、扣非后净利润首亏的尴尬。数据显示,2018年,杭州高新营收同比增长30.95%,但净利润却下降49.98%,扣非后净利润甚至亏损2081.07万元,为首次出现亏损。

  另一个后遗症是股权转让款、分红款还未收回。在奥能电源原股东回购奥能电源的对价中,其中有现金对价1.96亿元,款项为分期支付。但中报显示,7600万元股权转让款、2300万元分红款均未收回。更为奇怪的是,上半年,杭州高新对应收股权转让款计提坏账38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并购奥能电源以失败告终后,杭州高新依旧无意于在主业中努力,再次选择了跨界收购来提振业绩。

  今年3月,该公司拟作价3.5亿元收购快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在被深交所多番问询质疑后,6月重新调整为现金7700万元收购快游科技35%的股权。

  业绩连续大幅下降之后,试错机会将越来越少,杭州高新在跨界“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的路上,还会有哪些出人意料之举?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分隔线----------------------------
推广信息